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周进谈如何开展更贴近青少年的禁毒宣传教育

2018年06月21日 10:09:30 来源: 中国禁毒网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实验中心主任

  近日,中国禁毒网记者就如何开展更贴近青少年的禁毒宣传教育工作等问题,采访了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实验中心的主任周进副教授,周教授针对记者提出的问题作出解答。

  中国禁毒网: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的青少年禁毒宣传教育都主要以传统媒体的呈现形式为主,但是随着互联网和新媒介技术的发展,新媒体在青少年禁毒宣传教育中日渐占据着重要的位置。那么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宣传方式各自有什么特点呢?这二者在宣传的内容上有什么不同?

  周进:其实一直以来,我国主要的禁毒宣传教育还是以传统媒体为主的,比如说,电影、电视,还有科教片,动画片,这些都有比较大的正面作用。当然,也包括微电影、微视频、禁毒公益广告、禁毒歌曲、禁毒MV等等,都是传统的宣传方式。传统媒体的播放时间相对较长,比如一个公益广告有几分钟的,一档宣教节目有一个小时的,另外,它有固定的制作周期和规律。但是,随着碎片化和娱乐化时代的到来,人们的生活节奏变得很快,也没有时间去静下来看一档电视节目或者是听收音机,于是,新媒体开始覆盖到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它的优点就是随处可得,效率高,传播快,而它的缺点在于时间比较短,深度不够,观影的感受印象肯定比传统媒体弱一些。至于在宣传内容上,传统媒体宣传和新媒体宣传的内容是有差别的。传统媒体可能更偏重说教,内容更平和。而新媒体方面,以动漫的宣传为例,它更重视概念的抽象化表达和人物的形象化表达。动漫中,叙事不那么重要,它的重点是要突出形象,突出冲突。动漫的宣传内容要么是娱乐化的,要么是有比较剧烈的冲突的,如正邪打斗,另外,剧情要简单直白。总体来说,新媒体对禁毒宣传教育有好处,但是它还不够成熟,在创作手法、内容、传播手段方面都需要进行不断摸索。

  中国禁毒网:刚刚您谈到新媒体在禁毒宣传教育方面尚不成熟,那么,要想把青少年禁毒宣传工作做好,我国的新媒体传播应该往哪些方向努力呢?

  周进:要把禁毒宣传教育做好,新媒体的传播形式与内容创作是需要不断研究的两个方向。要把宣传教育的内容做好,一方面在于娱乐性,或者说是可看性;另一方面在于内容的研究设计和开发能力。比如说《舌尖上的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虽说它是一部传统纪录片,但在美食这个老题材上,它的内容研究开发做的很扎实,可看性很高。另外呢,观众的反馈很重要。美国的迪斯尼皮克斯等专业动画创作公司就做得比较好,他们在创作的时候都会先做造型创作、镜头和剧本设计,然后观察并记录观众的反映,以便在创作中不断修改。其实,从影片的长度和内容的传达来讲,新媒体的宣传比较像传统的广告,时间短,要传达的信息和观念都是最精华的,所以研究研究广告的传播,对于我们新媒体的禁毒宣传教育也是有帮助的。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我们做研究的时候得到的悖论:总是在“毒”字上做文章,宣传一些吸毒危害、对毒贩的打击或者说关于医学知识方面的内容,这在我们看来不太接地气,离老百姓很远。但是,后来我们发现,10岁以下的孩子对毒品是不了解的,你就告诉他,他反而会对这些感兴趣。所以其实青少年的禁毒宣传教育是要分年龄段的,12岁至18岁是一段,12岁以下是一段,那么6到8岁的孩子对毒品就不太懂,所以我们干脆直接就把它比作妖魔鬼怪,这样更形象直观。

  中国禁毒网:我国的禁毒宣传动漫中的形象设计,可否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在青少年的传播中效果如何呢?

  周进:当然,传统文化是应该要结合的。但是我们发现,青少年对科学(自然规律)是天生感兴趣的,但较之国外,中国的科技氛围比较弱,于是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很多孩子不太相信中国的神话了,比如玉皇大帝;但他们相信复仇者联盟或者是变形金刚。相比之下,国外的形象更吸引孩子,因为更高级的想象力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的,它有一套理论体系。所以,中国的传统文化应该结合科学,共同应用于禁毒动漫宣传的形象设计。也就是我们说的“超媒体叙事”——一个宏大世界观中,各种有特点的虚拟动漫形象放在一起,媒体是全媒体。英雄都在一个宇宙,比如钢铁侠和雷神,孙悟空和喜洋洋。在这方面,做得比较成功的是《大圣归来》,它的传播效果就比较好。另外呢,我们也想过是不是可以设计一个特定的卡通动漫形象来作为禁毒形象大使,这个形象最好是抽象的,哪吒就不错,或者喷火的红孩儿,也符合“虎门销烟”的寓意。

  中国禁毒网:周教授,您方才讲到中国的IP形象不及国外的对青少年有吸引力,那您觉得,在中国是否存在:精英思维与一般民众喜好之间的落差?太强调创意的东西是不是不贴近民众?中国的青少年毒品宣传教育要如何发展才能更受欢迎?

  周进:这个情况确实是有的,学院派老师的问题的确是存在的。接地气不等于“low”,审美趣味也没有高低之分,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是大众文化,不是精英文化。老百姓喜欢的是大众审美和通俗的设计,比如说《宝莲灯》,它就很好地运用了超媒体叙事的手法。在我看来,《熊出没》这个动画片是比较符合大众文化的,它的设计和内容都是不错的,传播效果也很好。那么要如何才能做出喜闻乐见的大众文化呢?首先是要有娱乐性,这体现在它的造型、剧本、表演等方面,第二才是内容要好。对于一些以10秒至20秒的短视频、动画为主的新媒体宣传而言,我感觉形式应该重于内容。做青少年禁毒宣传教育的时候,我们一定要知道,小孩子永恒的主题始终是“亲情”和“科学”(或者说是科普、科幻)。而禁毒本来就是科学,但我们在宣传中不能特别直白地说毒品,应该要与剧情、人物形象自然地结合,最好是能侧面烘托出毒品的危害。不仅如此,我们必须强调“跨界合作”,即跨专家、跨领域,集结各行专家共同来交流探讨青少年的禁毒宣传教育问题,比如说,教育局、禁毒办、科技馆等都可以相互合作。当然了,青少年自身也可以充当禁毒宣传者,比如说最近很火的短视频APP“抖音”,青少年也可以在这样的平台上做一些小实践,尝试着去宣传,但是切不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其态度必须是严肃谨慎的,毕竟禁毒不是儿戏。(实习记者 徐瑶君)

[责任编辑: 孙凡 ]
百家乐技巧 安徽快3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网上百家乐 百家乐技巧 澳门网上百家乐 安徽快三 澳门百家乐官网 pk10官网